日本的倡议显得如此重要,同时也面临着诸多挑战。

中美贸易谈判已经进入最后阶段,设定达成协议的目标日期是在4月底。但目前中美谈判仍聚焦在两大最棘手的问题。

在出台国家人工智能倡议实施细节之前,很难评估这道行政命令的长期影响和有效性,以及能否弥补美中两国在人工智能、5G等新兴技术方面的差距。

中美之间的沟通谈判已经进入理性的轨道。能够管控住局势,就是利好的消息。

美国首席贸易谈判代表莱特希泽表示,美国与中国已达成执行两国间贸易协议的程序,但贸易谈判协议需包含结构性改革,以及长期运转的执行机制。

从当前的谈判进展来看,双方达成协议、彻底结束贸易摩擦的意愿比以往任何一段时间都要强烈。

美国从去年10月开始威胁退出中导条约,外界分析其原因不止是为惩罚俄罗斯“违反”条约的行为,也和施压中国有关。

制造业确实可以作为发展中国家向更高收入水平迈进的便捷通道。相比之下,新技术在技术转移和技能水平要求上的表现截然不同。所以,它们对低收入国家的净影响更加无法确定。

“习特会”最好的情况是两人达成某种“停火”协议,防止贸易摩擦升级。然后,两国会继续商讨那些更长期、棘手的话题。

人工智能在带来长期收益之前必会造成短期痛苦。

当一个大型中等收入国家的数据迅速变得丰富时,数据滥用的范围将更广。在个人数据的使用、隐私和保护方面,印度仍有许多问题需要解决。

自由贸易确实造成了严重的不平衡,但问题不在于自由贸易导致了过度的全球竞争,而在于它使少数企业能够获得垄断或近乎垄断的地位。

123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