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太地区被调查者中有三分之一认为,中美紧张关系升级将是全球信用展望的最大风险源。

我们认为取消存贷款基准利率、以DR007为短端政策目标利率的利率走廊体系是进一步完善货币政策框架的方向。

惠誉表示,青海省政府下属铝生产企业青海省投资集团最近发生未能按时兑付债券到期利息的情况,可见中国国有企业并非都能获得政府支持来按时偿债。惠誉认为,中国政府减少为国有企业提供隐性和显性担保及严肃市场纪律的举措令国有企业违约风险加剧。

中国的国内需求或将成为2019年全球贸易增长的主要引擎。

从长远来看,这些承诺可能带来的发展将会对中国政府和在华运营企业产生正面的信用影响。

在全球增长逐渐放缓的背景下,新兴市场银行系统在2019年将面临三大风险。这些风险包括资产质量指标的恶化、外债依赖度提高,以及投资者对新兴市场风险看法的不断变化。

穆迪表示,2019年全球绿色债券发行量将增长20%,达到2000亿美元。

穆迪表示,2019年主要经济体货币政策正常化的步伐可能会放缓。

惠誉表示,近期发布的数据走弱,削弱全球经济增长前景,但不会彻底转向。

穆迪表示,亚太地区国家2019年主权信用展望稳定。

惠誉表示,中国进一步放松财政和货币政策或将有助于稳定2019年上半年的增长,但这不能解决经济中期的脆弱性问题,除非采取更深入的结构性改革。

穆迪表示,对中国经济增长预期的减弱凸显了中国政府在维持经济增速的同时,想要实施有利于其信用质量的去杠杆、降风险计划所面临的困难。

12345>>>